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泊D狼

飘是一种心情,也是一种生活……深情地去用网络记录情感,用诗歌去描述真实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西部散文学会》会员,中国世纪大采风特邀作家。某公司CEO,半儒半商:算文人,却不为无斗米折腰,理性、温和、强悍带领着一支狼般de营销团队,喜欢流浪并飘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记忆中最糟糕的租居》  

2015-12-11 10:11:27|  分类: 丑石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细想一下,在中原聂庄的生活是波澜壮阔而平淡的……
         无需的章法,心乱和恐慌在我的一生中凝聚成一个难忘的焦点,将迫不得已下岗的苦楚,跳槽和再跳槽变成了一个大时代的篇章,带给我和我身边人的可能是思索、挣扎、还有些无尽的向往。
         自打八年前跳了槽来到西安,很少去中原那地方停留或经商。一方面坚守着西北人特有的那种憨和义,也从属着商人的默认和规则,不去老地方敛财以开拓来证明自己也许是愚昧和顽固,但那确确实实是我做人的本份和原则;所以宁愿多受的累,辛苦和折腾也不想受人以柄。
        今晨,匆匆地爬起来,又来到那间只属于自己的办公室,摁开已歇了一宿的空调和电脑,在烟雾和茶的伴奏下用不熟练的拼音输入法回顾那段在中原聂庄的日子。再想一下那时年轻也经得起折腾,昨夜还在梦中又打了个来回,醒来时也不由的胡思乱想起来。也许是老了吧!总爱对一些往事回顾、留恋和厌恶……
         我经常把去中原的经历叫做“大逃亡”。虽说,那年去中原不算是狼狈,起码带着攒够了几年能花的钱和一些向往去的中原,与那些空手套白狼的、无依无靠的又些区别,但租住的房间和生活的状态也没什么两样。 照样沿龌龊的小路行走,身边擦过的都是些外来打工的男人和女人。那些人懒的常常是清晨起来不叠被子,有些人连头发也不梳理,蓬头垢面的情况时而常见,一路上也经常闻一些男人的汗臭味和女人的化妆品味夹杂的气味儿。在聂庄的每一条小巷也总是熙熙攘攘,稍不注意就可能和别人产生摩擦和碰撞,那是你看就会有操着河南口音的男男女女会质问你:弄啥?不张眼呀!也会遇到部分爱欺负外地人的主,瞪大双眼走上前来和你诅事。
        对他们的坏映象其实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开始。每每路过小商小贩买东西问价时,他们总会揣摩的反问你:你说啥价:这一点令我这西北来的人很头疼也很无耐,在西北时买卖双方都很痛快,卖方可以做到报价基本老少无欺,水份少;而在中原就不一样,往往都是拦腰砍价费时也费心思。
        对中原的冬天是一辈子记忆最深的,由于省钱、也不舍得在租来的房间里打洞去按装空调,每到冬天湿冷的房间里跟本坐不住,只要吃完饭便赶紧钻进由电褥子烤热的被窝里看电视,身体是暖和的但脑袋、脸和鼻子就冻的冰冷冰冷。偶尔想写点文章也只好用买来的两只大功率电热器前后夹击,裸露着冰凉的手和脚哆哆嗦嗦地写上几句。也不时听到隔壁的吵架声打断思路。在聂庄的租住的日里我就爱出差,出差好啊!能逃避藏在城市的旮旯里的聂庄,还有吵闹、垃圾和纸噱……
        在聂庄租住的日子里很多人说我爱飘(出差)其实他们不懂,那里发生的什么……
        那久别的八年啊!一切似乎都都随着我的改变而改变,听说聂庄不在了!多种滋味儿同时涌现在心里,它们不约而同地杂拌着又构起我都聂庄的留恋,或许,在我这个城市里长大的人眼里,城市中的聂庄本不该那样,我也本不该拿那样,但生活往往就喜欢和人去开玩笑,令你经历着、感悟着、奋斗着去了解本不该了解的事和人。
      在我眼里的聂庄它就像城市的肿瘤,听到他被手术刀般的挖掘机用力地铲去了残废臂膀、懦弱心脏和陈旧的经略,取而代之的就像一个崭新的、现代化的机器人;有能把崭新的未来带给了居住在未来大道上的人们、是渴望、也是必须。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