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泊D狼

飘是一种心情,也是一种生活……深情地去用网络记录情感,用诗歌去描述真实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西部散文学会》会员,中国世纪大采风特邀作家。某公司CEO,半儒半商:算文人,却不为无斗米折腰,理性、温和、强悍带领着一支狼般de营销团队,喜欢流浪并飘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姨》  

2016-04-15 08:13:00|  分类: 丑石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或许是年龄催促着那些内心的感恩,近些日子里忽想起年已老迈的姨;便不由自主的买上一张去扬州的车票,实指望在姨的有生之年里多去看望几次应该感恩的姨……
        姨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听母亲说她和姨是在1958年一次生病医院时认识的,她们同龄却性格的反差很大;母亲虽说是北方人却谨慎而怯懦,遇事总是拿不定主意要去找姨商量,而南方的姨却豪爽义气;也许是这种反差母亲才和姨结拜成了一辈子的姐妹,一生中她们相互帮助着、鼓励着、并在当地创造了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的佳话,在那个岁月里姨也自然成为了母亲亲情以外的精神支柱。
        对姨记忆最深的都是小时候,那些年父亲是右派被打倒后一直流放在离省城一百多公里的县城改造,家里只剩下我和母亲生活,每每到了周末母亲总要带上我去不远的姨家吃饭。由于姨是上海人能亲手做许多好菜,所以她做的饭我特别爱吃,每次去姨家吃饭我都能吃上三、四碗米饭,搞得姨干脆去杂货店买来一口超大碗让我用,姨对我关怀让我感到她特别,甚至超过了自己的儿女。
        令我记忆最深的是临冬季节;在过去北方取暖大都烧煤,由于父亲常年不在家的缘故,加之我年龄小,母亲身体不好,为取暖买煤球就成了我的家的大问题;每到这个季节姨都要安排叔和比我年长五岁的华哥借来架子车去买煤球。煤厂离我家有三、五公里的路,也要经过好几个陡坡,每次叔和华哥从老远拉来煤球还要帮着全部卸到我家的煤仓里,最后连一口水都顾不上喝就回去,现在想想姨的良苦用心和她一家人都我们的关心真的令人感啼!
        姨家二儿二女都比我大,但属我最调皮,我上初中开始就好和同学打架(主要是打抱不平)后来又和社会上的一些年轻人一起去打群架,搞得我在当地打架很出名;一次当地派出所的民警告诉母亲让她好好管教我;母亲就慌了她和姨商量,还是把我送到父亲那管教好(父亲已平反)。为了怕我半路再跑,姨让叔特意从单位请了几天假将我押送到父亲那里。
        在我的记忆中有母亲和姨这俩为老病友结拜的姐妹感情至深;姨的大度和母亲的细腻也算是相得益彰。姨是当地自来水公司的倒班工人和外界接触少,母亲则在当地的医药公司工作社会交往多,每次姨需要一些买药类的帮助的,母亲也毫不犹豫地尽心尽力,姨家的大姐插队时离父亲工作的地方不远,父亲知道后也经常亲自或托人去看望大姐,我们俩家人是跨越了北方人与南方人的时空界限和生活习惯走到一起的,现在想起来,也算是那个时代,那些人讲感情的最有效的佐证吧……
       很多年过去了!我也从小伙子变成中年人,即将进入中老年了!回忆往事无不感慨过去和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和人情味的变异……
       回想当年在看看现在,忽觉得得到了一些却失去了很多近二十年来只顾着匆匆忙忙为自己的名声和私利而不懈的奋斗着,几乎也忘记了有个姨的存在;母亲不在了!父亲和叔也都不在了!姨在我的心里忽然变成了神……
      匆匆地走进附近的华润超市,在琳琅满目的货架上认真的寻找着姨可能爱吃的东西,也想象着姨如今的样子,快速地登上南去的火车,其实我心里明白,要找回的都是什么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